公众号

扫码关注猎星笔记

猎星笔记公众号
注册登陆

美团点评王兴的民主与决策(摘自小晚《对话王兴》)

5月7日

《财经》:美团是如何做决策的?外卖、打车这种新业务,想了多久决定去做的?

王兴:打个比方,一位摄影师在比赛中得了金奖,有人问他得奖照片拍摄花了多长时间?也许按下快门只需要0.001秒,但是他为了找到这个机会花了10年。我们做决策也是一样。

《财经》:你的同事说,光「eat better,live better」这句话你就整整想了一年。

王兴:我总是花很长时间同时思考很多问题,我喜欢在问题当中跳来跳去。而且「使命」这个问题是如此之难,世界上只有少数公司正确制定了他们的使命。

《财经》:当时想了哪些维度?

王兴:我们干的事情、我相信的事情。我相信永恒的事情,我希望使命像北极星一样永远清晰,指引你不停努力,所以我们既要确立一个足够宏大的终极目标,即「Live better」。但同时你的使命又要足够明确而具体,和我们最靠近的事情就是「Eat better」。

《财经》:你的高层说你做决策极慢。

王兴:跟我的思考方式有关系,也跟我尽量调整自己的职责有关系。我应该做少数重大的决策,而不是快速做大量的决策。

《财经》:决策慢,有没有真正遗憾和错过的事情。

王兴:很多创业者认为他错过了很多创业机会,但其实那不是他的机会。

《财经》:你的员工说,当他们问你一个事情怎么解决,他们想要答案,但你总是给他们方法。

王兴:当我认为一个事情很重要,而且能帮助他们成长,我会倾向于给他们思考的方法而不是答案。因为我的速度再快、决策质量再高,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。

《财经》:但你给员工思维三段论,他们就真的会思考了吗?

王兴:有些人会有,有些人不会。

《财经》:如果中层跨级来找你,你会怎么处理?

王兴:我会了解情况,但我不会直接去做决策。

《财经》:你的管理层抱怨说你有时候太过民主了。

王兴:公司决策不存在民主的问题,而是参与度的问题。我认为美团的管理风格不能称为「民主」,而是大家广泛参与。当然,在使命、价值观这些问题上我不认为要靠民主来决策。

《财经》:民主会让很多员工感到很茫然吗?

王兴:当然会,别说民主了,很多人甚至恐惧自由,因为自由意味着责任。Liberty means responsibility,that is why most people dread it。

《财经》:你有一个被广为人知的名言——多数人为了逃避思考,愿意做任何事情。你既然知道这一点,为什么还要民主呢?

王兴:我们愿意反复筛选,反复培养愿意思考的少数人。如果有人不认可,他可以不加入这个公司,我们不需要讨好所有人。

本文修改于:5月7日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
蒋腾飞同学

182 帖子8 粉丝24 关注
关注

美团点评王兴的民主与决策(摘自小晚《对话王兴》)

《财经》:美团是如何做决策的?外卖、打车这种新业务,想了多久决定去做的?

王兴:打个比方,一位摄影师在比赛中得了金奖,有人问他得奖照片拍摄花了多长时间?也许按下快门只需要0.001秒,但是他为了找到这个机会花了10年。我们做决策也是一样。

《财经》:你的同事说,光「eat better,live better」这句话你就整整想了一年。

王兴:我总是花很长时间同时思考很多问题,我喜欢在问题当中跳来跳去。而且「使命」这个问题是如此之难,世界上只有少数公司正确制定了他们的使命。

《财经》:当时想了哪些维度?

王兴:我们干的事情、我相信的事情。我相信永恒的事情,我希望使命像北极星一样永远清晰,指引你不停努力,所以我们既要确立一个足够宏大的终极目标,即「Live better」。但同时你的使命又要足够明确而具体,和我们最靠近的事情就是「Eat better」。

《财经》:你的高层说你做决策极慢。

王兴:跟我的思考方式有关系,也跟我尽量调整自己的职责有关系。我应该做少数重大的决策,而不是快速做大量的决策。

《财经》:决策慢,有没有真正遗憾和错过的事情。

王兴:很多创业者认为他错过了很多创业机会,但其实那不是他的机会。

《财经》:你的员工说,当他们问你一个事情怎么解决,他们想要答案,但你总是给他们方法。

王兴:当我认为一个事情很重要,而且能帮助他们成长,我会倾向于给他们思考的方法而不是答案。因为我的速度再快、决策质量再高,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。

《财经》:但你给员工思维三段论,他们就真的会思考了吗?

王兴:有些人会有,有些人不会。

《财经》:如果中层跨级来找你,你会怎么处理?

王兴:我会了解情况,但我不会直接去做决策。

《财经》:你的管理层抱怨说你有时候太过民主了。

王兴:公司决策不存在民主的问题,而是参与度的问题。我认为美团的管理风格不能称为「民主」,而是大家广泛参与。当然,在使命、价值观这些问题上我不认为要靠民主来决策。

《财经》:民主会让很多员工感到很茫然吗?

王兴:当然会,别说民主了,很多人甚至恐惧自由,因为自由意味着责任。Liberty means responsibility,that is why most people dread it。

《财经》:你有一个被广为人知的名言——多数人为了逃避思考,愿意做任何事情。你既然知道这一点,为什么还要民主呢?

王兴:我们愿意反复筛选,反复培养愿意思考的少数人。如果有人不认可,他可以不加入这个公司,我们不需要讨好所有人。

本文修改于:5月7日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暂无评论
蒋腾飞同学
Stronger than time.
182
帖子
24
关注
8
粉丝
关注
私信
扫码关注猎星笔记
  • 宏观分析
  • 洞察行业
  • 复盘笔记
  • 干货分享
关注猎星笔记(ID:liexing_com),和10000+美港股职业投资者一起成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