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6月9日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©深响原创 · 作者|张嘉豪

6月8日上午,一则新闻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:湖北教育考试院认定“有考生拍照高考数学题上传搜题APP”。这个APP正是小猿搜题。

事情发生后,小猿搜题回应称,6月7日下午,工作人员监测后台时发现,某用户通过手机拍照搜索疑似高考真题,App未提供任何搜索结果。考试结束后,经确认,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举报,并将后台截图和数据等线索打包提供给相关部门供核查。该题目从未在前端显示,未以任何形式泄露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此次事件让以小猿搜题为代表的拍照搜题软件“火”了一把。

拍照搜题软件,是在线教育机构推出的一类产品。学生可以使用这个软件将一些自己不会的题目拍照,然后可以在APP中搜索出相应的答案或类似的习题,从而达到学习的效果。这次高考中作弊的这位学生,想必也是遇到了不会的题目,试图通过拍照搜题来找到答案。

2013年到现在,拍照搜题逐渐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标配。那么,当前这条赛道的格局是怎样的?在线教育机构们又为何要在这条赛道上持续耕耘呢?

老将和新兵

在对当前拍照搜题市场的格局分析之前,不妨先来从历史的角度看看这条已经发展了八年的赛道。

2013年,拍照搜题软件首次出现在市场上面。从猿题库、学霸君开始,不到两年时间,魔方格、作业帮、学习宝、阿凡题、小猿搜题、优答就都上线了类似产品。

资本的支持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2013年8月学霸君面世,立刻获得了融翼资本的天使轮融资,又在2014年3月拿到了祥峰投资中国基金500万美元A轮融资。同年4月,上线仅半年的魔方格也宣布斩获复星锐正资本、百度投资并购部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。

紧接着,各种产品雨后春笋般地从在线教育产业的土地中冒出来,仿佛迎来了自己的“春天”。可是好景不长,就在2015年,行业领先的学霸君被百度下架,流量直接遭到腰斩。尽管在接下来的两年,转型后的学霸君在几轮融资之后一度跻身10亿美元独角兽俱乐部,但最终还是没逃过被资本冷落的命运,逐渐被遗忘在历史中。

事实上,学霸君的处境很能说明整个拍照搜题行业的境况。2018年,随着烧钱的劲头逐渐过去,资本浪潮也随即下落。几年前欣欣向荣的赛道,只剩下小猿搜题和作业帮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就在人们以为二分天下的格局已定的时候,2020年3月好未来携旗下拍照搜题软件题拍拍进入战局。于是,拍照搜题行业逐渐形成了我们当前所看到的“老兵+新将”的局面。

题拍拍选择在彼时入局,并非想要进去当“炮灰”,实际上有着自己主打的特色——免费真人在线答疑模式。

本来,拍照搜题软件主要应用的是建立在AI算法基础上的图像识别OCR技术,也就是说,用户用手机拍照。软件会去识别照片中的文字,然后在自己声称的“海量”题库中搜索,并给出答案。

但实际上,有数据显示,20%~30%的题目是无法通过拍搜产品直接搜索到原题的。并且,在能够搜索到的题目中,拥有完整解析过程和准确答案的也只占总数的60%左右。

而且,在用户(学生及家长)的实际使用过程中,单纯的拍照搜题也遭到了一些批评。一拍一搜,答案直接出现在屏幕上。一方面是提供便利,另一方面却是在放任懒惰,让学生逐渐懒得独立思考,这让很多家长感到焦虑。

总之,题拍拍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高喊着“题目搜不到,老师免费答”进入进入战局的。题拍拍随之先后面向全国知名高校实施了“解题官招募计划”,承诺在28分钟内提供免费的手写解析和语音讲解,将服务范围从数学拓展至K12全年龄段全学科,又重金签约沈腾作为代言人。

拍照搜题赛道“免费真人大战”的大幕就这样逐渐拉开。2020年12月2日,作业帮也宣布推出真人老师在线免费解题服务——“免费答”。

虽然激战的号角已经吹响,但仍有不少人并不看好这种模式,认为所谓的“免费真人在线答疑”模式更像是一种噱头,是机构获客的一种营销模式。因为面对K12人群1.7亿的数量,以及随之而来的庞大需求,招到足够数量、较高质量教师的难度可想而知。这种模式又如何能保证自身的质量呢?

批评也好,看好也罢。拍照搜题这条赛道上的老将和新兵们都逐渐走上了“拍照+真人”的模式,并不断地改进。拍照搜题2.0时代的竞争,各家企业都在积极寻找新的突破口,力求率先打破僵局赢得主动。

导流工具

拍照搜题的行业格局如是,这就不免让人疑惑,为什么学而思、作业帮、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们都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在这条赛道上。要知道,它们都打着“免费”的旗号,这是在为广大学子做公益吗?

李嘉诚说,生意的本质是“低买高卖”。对于做互联网生意的人和企业来说,生意的本质就是流量的低买高卖。也就是说,企业用较低的成本获取流量,经过自身的细分加工后,以高价格出售。从获客、加工、到出售,这条赚钱路上的每一步都十分重要。

应用到在线教育上来,企业如果想要在这个市场规模突破4000亿元(2020年)的行业中分得一杯羹,就必须在各个环节都尽力而为。而获客则是它们首先要应对的问题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当前,在线教育获客的方式包括线下和线上。风吹日晒雨淋的线下又可以分为地推和门店两种模式。地推比较苦,大一些的在线教育机构放不下身段去做地推,也没什么人愿意做。

至于门店,尽管近年来猿辅导、学而思网校、作业帮等都已经开设了不少线下门店进行招生,获客成本也相对较低。但是这种方式获得的流量毕竟有限,无法满足早已被资本催熟的在线教育行业规模化获客的要求。

那么,线上获客方式自然就成为了企业们的主要选择。线上获客模式主要有流量池、社群裂变和广告投放等三种方式。本文所探讨的拍照搜题,就属于线上获客模式中的流量池模式。

简单来说,拍照搜题之所以会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标配,是因为企业需要为自己的业务蓄积流量池。打着免费旗号的在线教育机构们,实际上是在用答题服务换取流量,然后将积攒下来的流量优势导入自身其他的业务课程体系中,最终转化为收益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企业推出真人在线答疑的“免费模式”,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。

作为一个强有力的流量入口,拍照搜题这条赛道仍然会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发力点。而对于拍照搜题行业来说,无论是在图像识别的技术,还是在内容题库的更新仍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。未来谁能在这种“拍照+真人”模式中打造出差异化的产品力,“祭出杀招”从而形成自身核心竞争力呢?
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
深响

788 帖子7 粉丝0 关注
关注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©深响原创 · 作者|张嘉豪

6月8日上午,一则新闻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:湖北教育考试院认定“有考生拍照高考数学题上传搜题APP”。这个APP正是小猿搜题。

事情发生后,小猿搜题回应称,6月7日下午,工作人员监测后台时发现,某用户通过手机拍照搜索疑似高考真题,App未提供任何搜索结果。考试结束后,经确认,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举报,并将后台截图和数据等线索打包提供给相关部门供核查。该题目从未在前端显示,未以任何形式泄露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此次事件让以小猿搜题为代表的拍照搜题软件“火”了一把。

拍照搜题软件,是在线教育机构推出的一类产品。学生可以使用这个软件将一些自己不会的题目拍照,然后可以在APP中搜索出相应的答案或类似的习题,从而达到学习的效果。这次高考中作弊的这位学生,想必也是遇到了不会的题目,试图通过拍照搜题来找到答案。

2013年到现在,拍照搜题逐渐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标配。那么,当前这条赛道的格局是怎样的?在线教育机构们又为何要在这条赛道上持续耕耘呢?

老将和新兵

在对当前拍照搜题市场的格局分析之前,不妨先来从历史的角度看看这条已经发展了八年的赛道。

2013年,拍照搜题软件首次出现在市场上面。从猿题库、学霸君开始,不到两年时间,魔方格、作业帮、学习宝、阿凡题、小猿搜题、优答就都上线了类似产品。

资本的支持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2013年8月学霸君面世,立刻获得了融翼资本的天使轮融资,又在2014年3月拿到了祥峰投资中国基金500万美元A轮融资。同年4月,上线仅半年的魔方格也宣布斩获复星锐正资本、百度投资并购部数百万美元的A轮投资。

紧接着,各种产品雨后春笋般地从在线教育产业的土地中冒出来,仿佛迎来了自己的“春天”。可是好景不长,就在2015年,行业领先的学霸君被百度下架,流量直接遭到腰斩。尽管在接下来的两年,转型后的学霸君在几轮融资之后一度跻身10亿美元独角兽俱乐部,但最终还是没逃过被资本冷落的命运,逐渐被遗忘在历史中。

事实上,学霸君的处境很能说明整个拍照搜题行业的境况。2018年,随着烧钱的劲头逐渐过去,资本浪潮也随即下落。几年前欣欣向荣的赛道,只剩下小猿搜题和作业帮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就在人们以为二分天下的格局已定的时候,2020年3月好未来携旗下拍照搜题软件题拍拍进入战局。于是,拍照搜题行业逐渐形成了我们当前所看到的“老兵+新将”的局面。

题拍拍选择在彼时入局,并非想要进去当“炮灰”,实际上有着自己主打的特色——免费真人在线答疑模式。

本来,拍照搜题软件主要应用的是建立在AI算法基础上的图像识别OCR技术,也就是说,用户用手机拍照。软件会去识别照片中的文字,然后在自己声称的“海量”题库中搜索,并给出答案。

但实际上,有数据显示,20%~30%的题目是无法通过拍搜产品直接搜索到原题的。并且,在能够搜索到的题目中,拥有完整解析过程和准确答案的也只占总数的60%左右。

而且,在用户(学生及家长)的实际使用过程中,单纯的拍照搜题也遭到了一些批评。一拍一搜,答案直接出现在屏幕上。一方面是提供便利,另一方面却是在放任懒惰,让学生逐渐懒得独立思考,这让很多家长感到焦虑。

总之,题拍拍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高喊着“题目搜不到,老师免费答”进入进入战局的。题拍拍随之先后面向全国知名高校实施了“解题官招募计划”,承诺在28分钟内提供免费的手写解析和语音讲解,将服务范围从数学拓展至K12全年龄段全学科,又重金签约沈腾作为代言人。

拍照搜题赛道“免费真人大战”的大幕就这样逐渐拉开。2020年12月2日,作业帮也宣布推出真人老师在线免费解题服务——“免费答”。

虽然激战的号角已经吹响,但仍有不少人并不看好这种模式,认为所谓的“免费真人在线答疑”模式更像是一种噱头,是机构获客的一种营销模式。因为面对K12人群1.7亿的数量,以及随之而来的庞大需求,招到足够数量、较高质量教师的难度可想而知。这种模式又如何能保证自身的质量呢?

批评也好,看好也罢。拍照搜题这条赛道上的老将和新兵们都逐渐走上了“拍照+真人”的模式,并不断地改进。拍照搜题2.0时代的竞争,各家企业都在积极寻找新的突破口,力求率先打破僵局赢得主动。

导流工具

拍照搜题的行业格局如是,这就不免让人疑惑,为什么学而思、作业帮、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们都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在这条赛道上。要知道,它们都打着“免费”的旗号,这是在为广大学子做公益吗?

李嘉诚说,生意的本质是“低买高卖”。对于做互联网生意的人和企业来说,生意的本质就是流量的低买高卖。也就是说,企业用较低的成本获取流量,经过自身的细分加工后,以高价格出售。从获客、加工、到出售,这条赚钱路上的每一步都十分重要。

应用到在线教育上来,企业如果想要在这个市场规模突破4000亿元(2020年)的行业中分得一杯羹,就必须在各个环节都尽力而为。而获客则是它们首先要应对的问题。

高考拍题作弊背后,搜题APP早已是个江湖

当前,在线教育获客的方式包括线下和线上。风吹日晒雨淋的线下又可以分为地推和门店两种模式。地推比较苦,大一些的在线教育机构放不下身段去做地推,也没什么人愿意做。

至于门店,尽管近年来猿辅导、学而思网校、作业帮等都已经开设了不少线下门店进行招生,获客成本也相对较低。但是这种方式获得的流量毕竟有限,无法满足早已被资本催熟的在线教育行业规模化获客的要求。

那么,线上获客方式自然就成为了企业们的主要选择。线上获客模式主要有流量池、社群裂变和广告投放等三种方式。本文所探讨的拍照搜题,就属于线上获客模式中的流量池模式。

简单来说,拍照搜题之所以会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标配,是因为企业需要为自己的业务蓄积流量池。打着免费旗号的在线教育机构们,实际上是在用答题服务换取流量,然后将积攒下来的流量优势导入自身其他的业务课程体系中,最终转化为收益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企业推出真人在线答疑的“免费模式”,也就不会感到奇怪了。

作为一个强有力的流量入口,拍照搜题这条赛道仍然会成为在线教育机构的发力点。而对于拍照搜题行业来说,无论是在图像识别的技术,还是在内容题库的更新仍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。未来谁能在这种“拍照+真人”模式中打造出差异化的产品力,“祭出杀招”从而形成自身核心竞争力呢?
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