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众号

扫码关注猎星笔记

猎星笔记公众号
注册登陆

阿里腾讯纷纷入局,NFT究竟有何魔力

8月22日

©深响原创 · 作者|李新笛

一夜之间,NFT成了风口。

这个看似只会流行于极客圈的概念,如今在“圈外”异常火爆。2020年开始,从埃隆·马斯克到姚明,从可口可乐到迪士尼、漫威,再到LV、GUCCI、eBay、Facebook,各路人马都开始玩起NFT。

天价拍卖是NFT出圈的重要推手——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的一套作品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,以NFT的方式在佳士得拍出了6935万美元的天价;推特CEO发布的那条仅由五个字组成的“世界上第一条推特”被转让拍出290万美元。目前,世界上已有4位加密艺术家因其作品在NFT领域受到热捧而身价上亿。

数字视觉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,以 NFT 的方式拍出了6,935万美元的成交价

千奇百怪的东西被铸成了NFT,例如乔布斯手写的“工作申请”、NBA赛场的高光时刻、球鞋、微信/QQ头像、虚拟石头、佛教护身符、房产、万维网源代码、诺贝尔奖论文、《时代周刊》封面等。

“万物皆可NFT”的场面里,NFT到底是什么?

NFT是非同质化通证(Non-Fungible Token),其“非同质化”意味着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分割的。这意味着当一件作品被铸成NFT之后,这个作品就成为了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。

技术革命、版权保护变量、投机泡沫、元宇宙序曲……不同人眼里NFT承载的意义大不相同。随着NFT在海外市场高歌猛进,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拥抱这一新事物。在艺术领域兴起后,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相继寻求入局NFT。它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,大厂们又意欲何为?

NFT怎么就火了?

从最实际的技术落地成果看,文娱、艺术产业是目前NFT最热情的拥抱者。

一直以来,对于创作者而言,保护作品版权异常艰难——多数艺术创作能够被轻而易举地复制,但追究每一个侵权行为的难度大、成本高,严重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。

NFT则为解决版权问题提供了新思路。当一个作品被铸成NFT上链之后,这个作品便被赋予了一个无法篡改的独特编码,以确保其唯一性和真实性。这样,无论该作品被复制、传播了多少次,原作者始终都是这份作品的唯一所有者。

不仅如此,相比于传统的艺术品交易形式,当NFT流通时,其所有权的每一次转移都意味着创作者能从中获利,以交易平台Super Rare为例,进行一手交易时,艺术家获得85%的收益,平台获得15%;再次交易时,卖家将获得90%,艺术家则获得10%。而在传统交易方式中,即便原作在多次流通中被炒至天价,艺术家也难以从中再次获利。

潜在的获利可能性吸引了投机客到来,加上已有的NFT高回报案例,不少入局者期望买下的NFT能一夜升值。

跟踪NFT市场活动的网站nonfungible.com的数据显示,今年Beeple的作品在佳士得以超过 600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后,当周的NFT市场交易额首次达到1亿美元。尽管此后加密货币市场的走低对NFT交易额有一定影响,但是在5月初,NFT市场当周的交易额飙升一度接近2亿美元。

在热情高涨的艺术家、极客、投资者等各方的拥趸之下,海外已经逐渐形成一套成熟的NFT交易机制——创作者将NFT首次发布后,其他买家能够在NFT交易平台中不断进行二次转手和购买。

一件NFT被首次售出的过程发生在一级市场。海外市场中,火爆的NFT项目颇多,nonfungible.com的数据显示,2021年第二季度中,有三个NFT项目在一级市场中的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,且目前市场有四个项目价值在千万以上,其中最有价值的NFT项目MeeBits价值9076万美元。此外,售卖NBA球星高光集锦的NBA Top Shot和出售像素头像的CryptoPunks等也是非常火爆的NFT项目。

NFT项目CryptoPunks

发行后的流通过程即是二级市场交易。除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OpenSea以外,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、MakersPlace、Rarible等也十分活跃。多数NFT交易平台基于公链“以太坊”,但由于以太坊吞吐量低、交易费用高、通道拥挤,一些平台也会选择基于Flow、GSC等新型公链。此外,OpenSea、Rarible等大型NFT交易平台也具备一级市场的“发行”功能。

拥抱NFT的中国玩家

相比海外的火爆,NFT在国内的发展稍微晚了一步,但如今入局NFT的国内玩家已经越来越多。

NFT在中国的流行,也是以艺术为起点。中国加密艺术家宋婷,是2020年中国NFT加密艺术拍卖记录保持者。今年3月以来,音乐人高嘉丰、阿朵先后发布了自己的NFT数字音乐作品,并被高价买下。

不过动作更显眼、影响更大的是企业和机构的入局,目前,最为积极拥抱NFT的机构之一是音乐版权机构:

  • 据链闻消息,今年4月,豆瓣音乐版权公司Vfine Music 与流媒体NFT交易平台CyberStop达成合作,此举标志着中国音乐版权发行正式进军NFT市场;
  • 5月26日,音乐版权服务平台火花音悦宣布成立Free Spark,面向全球市场,致力于作品的NFT化,并进行策划、合作、风控等;
  • 5月30日,原创音乐服务平台音乐蜜蜂推出NFT板块,并在7月将NFT铸造、售卖权交给音乐人,并推出了保护、交易、维权一站式服务。截至8月21日,音乐蜜蜂官网显示已有25首音乐作品被铸造为NFT,官方APP上架了6张NFT唱片,区别是前者只作为NFT存证,后者可以售卖交易。

音乐创作者被侵权、维权举证困难的现象十分常见,因而亟需更加完善的版权保护机制,音乐版权机构入局NFT也印证了这一点。与此同时,阿里巴巴、网易、腾讯等大厂的加入,更是为NFT在国内的发展定下了风向标。

今年5月,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,随后支付宝在6月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、国产动漫《刺客伍六七》推出4款NFT付款码皮肤;7月,网易旗下游戏《永劫无间》IP 也授权发行了NFT;腾讯则在8月上线NFT交易软件幻核APP,首期限量发售300枚“有声《十三邀》数字艺术收藏品NFT”,腾讯音乐(TME)也宣布首批限量“TME数字藏品”将在QQ音乐陆续上线发售。

但是与多数海外NFT交易平台选择的公链不同,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进军NFT领域时,分别基于的是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链、蚂蚁链的联盟链。相比公链,联盟链参与方可控、且隐私保护能力较强。此外,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网易等推出的NFT均无法进行二次交易。

比如,用户在购买“有声《十三邀》数字艺术收藏品NFT”后,仅能对其观赏和收藏,平台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,目前用户也无法在平台上线自己的NFT作品。同样的,用户对支付宝付款码皮肤也只能观赏和收藏,无法将其转赠和二次交易。

在国内NFT发展尚不成熟的背景下,大厂的谨慎显然为了不让试水演变成投机客的炒作热潮。但文娱产业和科技企业的相继入局所透露出的信号同样明显:NFT,已是不可忽视的存在。

爆红了,然后呢

人们对NFT的态度分为两极:支持者们认为NFT不仅会影响版权保护方式,用更长远的眼光看,NFT将使“元宇宙”概念成为现实;但反对者却觉得,NFT不过是一种投机的新方式。

两者都不无道理,NFT带来的影响本身就是多重的。

元宇宙指的是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,又与现实世界平行、相互影响,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。NFT则可以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基础设施,能够映射虚拟物品,成为元宇宙中原生资产的主要载体。

今年3月,由于游戏公司Roblox在IPO招股书中写到“Metaverse(元宇宙)正在实现”,之后的这半年里,游戏行业迎来元宇宙热潮。据财联社报道,2021年上半年,NFT类区块链游戏融资高达14亿美元,NFT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的日活跃用户数量高达25万。

玩家可在Axie Infinity游戏中交易Axie NFT

国内亦有相关项目收获资本关注。比如,今年1月,区块链NFT卡牌游戏研发商“西游记NFT”获得了蚂蚁集团、五色资本等多家机构的战略融资。西游记NFT是一款区块链NFT卡牌游戏,用户通过购买NFT盲盒,可以获得不同战力的卡牌英雄;通过升级、添加装备、组合等方式提升卡牌战力。NFT卡牌放置到矿池中挖矿,可以获得治理代币XY。

一些与区块链毫不相关的参与者也在入局NFT游戏,8月4日,法国时尚巨头路易威登(Louis Vuitton)宣布推出自己的NFT手机游戏;7月,可口可乐发布了能在去中心化虚拟现实平台Decentraland上穿戴的NFT虚拟设备。

USDT发行商Tether的前联合创始人William Quigley在7月的一场采访中表示:“NFTs作为一种独特的娱乐形式,将与电影、音乐和视频游戏并存。所有不能吃的消费品都将成为NFT。

支持者把NFT作为信仰的一部分,但对NFT发展持谨慎、乃至负面态度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投机是NFT热潮中最显著的乱象。价格越炒越高的NFT,让越来越多的圈外人眼红,也不断吸引着新玩家急切入场。不少声音将NFT与前几年的“空气币滥发”进行类比,彼时,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对空气币审核不严,造成空气币大量涌现,交易所因而被质疑肆意“收割”项目方与投资者。

NFT会步入空气币的后尘吗?目前还没有答案。尽管不少名人力挺NFT,但质疑NFT的声浪之大难以忽视。

Coinbase的创始人Fred Ehrsam早前表示:“90%被制作出来的NFT,可能在未来的3到5年里失去价值,几乎一文不值。这与90年代后期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是一样的。”而早前作品被拍出高价的艺术家Beeple,也在接受CNN《First Move》时表示NFT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是 “疯狂”的。

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也认为仅有少数的NFT具有极高价值,例如毕加索这样的知名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,但是,“由于创建NFT的成本几乎为零,假如艺术家为了获利而蜂拥进入这一领域,那么市场就会被这种狂热所淹没,供应将压倒需求,价格最终将崩溃。”

监管是NFT可能面临的另一压力。国内大厂推行NFT时的谨慎态度反映了其对合规的重视。阿里巴巴、腾讯一再强调其在NFT领域布局的范围和界限。

针对外界对NFT是否相当于发行代币的误解,蚂蚁链曾明确表示:NFT不是虚拟币。“NFT是解决数字艺术品确权的一种有效和可靠的技术手段,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拆性,不具有等价交换物的特征,和比特币等虚拟币有着本质区别。”

在腾讯研究院举办的线上圆桌论坛上,腾讯云区块链产品总监秦青也表示,NFT在联盟链上发行可以做到真正地去掉货币的属性,“我们推断联盟链发行的NFT是可以合规的发出来的。”

NFT是复杂的,其虽是更好的版权保护方式,却也存在潜在的炒作属性,在国内发展的道路中面临监管也不可避免。如何能够让NFT的发展扬长避短,所有中国参与者都需要探索NFT合适的发展路径。
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
深响

901 帖子7 粉丝0 关注
关注

阿里腾讯纷纷入局,NFT究竟有何魔力

©深响原创 · 作者|李新笛

一夜之间,NFT成了风口。

这个看似只会流行于极客圈的概念,如今在“圈外”异常火爆。2020年开始,从埃隆·马斯克到姚明,从可口可乐到迪士尼、漫威,再到LV、GUCCI、eBay、Facebook,各路人马都开始玩起NFT。

天价拍卖是NFT出圈的重要推手——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的一套作品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,以NFT的方式在佳士得拍出了6935万美元的天价;推特CEO发布的那条仅由五个字组成的“世界上第一条推特”被转让拍出290万美元。目前,世界上已有4位加密艺术家因其作品在NFT领域受到热捧而身价上亿。

数字视觉艺术家 Beeple 的作品《Everydays: The First 5000 Days》,以 NFT 的方式拍出了6,935万美元的成交价

千奇百怪的东西被铸成了NFT,例如乔布斯手写的“工作申请”、NBA赛场的高光时刻、球鞋、微信/QQ头像、虚拟石头、佛教护身符、房产、万维网源代码、诺贝尔奖论文、《时代周刊》封面等。

“万物皆可NFT”的场面里,NFT到底是什么?

NFT是非同质化通证(Non-Fungible Token),其“非同质化”意味着每一个NFT都是独一无二、不可分割的。这意味着当一件作品被铸成NFT之后,这个作品就成为了区块链上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。

技术革命、版权保护变量、投机泡沫、元宇宙序曲……不同人眼里NFT承载的意义大不相同。随着NFT在海外市场高歌猛进,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玩家拥抱这一新事物。在艺术领域兴起后,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也相继寻求入局NFT。它究竟会带来什么变化,大厂们又意欲何为?

NFT怎么就火了?

从最实际的技术落地成果看,文娱、艺术产业是目前NFT最热情的拥抱者。

一直以来,对于创作者而言,保护作品版权异常艰难——多数艺术创作能够被轻而易举地复制,但追究每一个侵权行为的难度大、成本高,严重打击创作者的积极性。

NFT则为解决版权问题提供了新思路。当一个作品被铸成NFT上链之后,这个作品便被赋予了一个无法篡改的独特编码,以确保其唯一性和真实性。这样,无论该作品被复制、传播了多少次,原作者始终都是这份作品的唯一所有者。

不仅如此,相比于传统的艺术品交易形式,当NFT流通时,其所有权的每一次转移都意味着创作者能从中获利,以交易平台Super Rare为例,进行一手交易时,艺术家获得85%的收益,平台获得15%;再次交易时,卖家将获得90%,艺术家则获得10%。而在传统交易方式中,即便原作在多次流通中被炒至天价,艺术家也难以从中再次获利。

潜在的获利可能性吸引了投机客到来,加上已有的NFT高回报案例,不少入局者期望买下的NFT能一夜升值。

跟踪NFT市场活动的网站nonfungible.com的数据显示,今年Beeple的作品在佳士得以超过 600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后,当周的NFT市场交易额首次达到1亿美元。尽管此后加密货币市场的走低对NFT交易额有一定影响,但是在5月初,NFT市场当周的交易额飙升一度接近2亿美元。

在热情高涨的艺术家、极客、投资者等各方的拥趸之下,海外已经逐渐形成一套成熟的NFT交易机制——创作者将NFT首次发布后,其他买家能够在NFT交易平台中不断进行二次转手和购买。

一件NFT被首次售出的过程发生在一级市场。海外市场中,火爆的NFT项目颇多,nonfungible.com的数据显示,2021年第二季度中,有三个NFT项目在一级市场中的销售额超过1000万美元,且目前市场有四个项目价值在千万以上,其中最有价值的NFT项目MeeBits价值9076万美元。此外,售卖NBA球星高光集锦的NBA Top Shot和出售像素头像的CryptoPunks等也是非常火爆的NFT项目。

NFT项目CryptoPunks

发行后的流通过程即是二级市场交易。除了全球最大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OpenSea以外,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、MakersPlace、Rarible等也十分活跃。多数NFT交易平台基于公链“以太坊”,但由于以太坊吞吐量低、交易费用高、通道拥挤,一些平台也会选择基于Flow、GSC等新型公链。此外,OpenSea、Rarible等大型NFT交易平台也具备一级市场的“发行”功能。

拥抱NFT的中国玩家

相比海外的火爆,NFT在国内的发展稍微晚了一步,但如今入局NFT的国内玩家已经越来越多。

NFT在中国的流行,也是以艺术为起点。中国加密艺术家宋婷,是2020年中国NFT加密艺术拍卖记录保持者。今年3月以来,音乐人高嘉丰、阿朵先后发布了自己的NFT数字音乐作品,并被高价买下。

不过动作更显眼、影响更大的是企业和机构的入局,目前,最为积极拥抱NFT的机构之一是音乐版权机构:

  • 据链闻消息,今年4月,豆瓣音乐版权公司Vfine Music 与流媒体NFT交易平台CyberStop达成合作,此举标志着中国音乐版权发行正式进军NFT市场;
  • 5月26日,音乐版权服务平台火花音悦宣布成立Free Spark,面向全球市场,致力于作品的NFT化,并进行策划、合作、风控等;
  • 5月30日,原创音乐服务平台音乐蜜蜂推出NFT板块,并在7月将NFT铸造、售卖权交给音乐人,并推出了保护、交易、维权一站式服务。截至8月21日,音乐蜜蜂官网显示已有25首音乐作品被铸造为NFT,官方APP上架了6张NFT唱片,区别是前者只作为NFT存证,后者可以售卖交易。

音乐创作者被侵权、维权举证困难的现象十分常见,因而亟需更加完善的版权保护机制,音乐版权机构入局NFT也印证了这一点。与此同时,阿里巴巴、网易、腾讯等大厂的加入,更是为NFT在国内的发展定下了风向标。

今年5月,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,随后支付宝在6月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、国产动漫《刺客伍六七》推出4款NFT付款码皮肤;7月,网易旗下游戏《永劫无间》IP 也授权发行了NFT;腾讯则在8月上线NFT交易软件幻核APP,首期限量发售300枚“有声《十三邀》数字艺术收藏品NFT”,腾讯音乐(TME)也宣布首批限量“TME数字藏品”将在QQ音乐陆续上线发售。

但是与多数海外NFT交易平台选择的公链不同,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进军NFT领域时,分别基于的是自家公司打造的至信链、蚂蚁链的联盟链。相比公链,联盟链参与方可控、且隐私保护能力较强。此外,腾讯、阿里巴巴、网易等推出的NFT均无法进行二次交易。

比如,用户在购买“有声《十三邀》数字艺术收藏品NFT”后,仅能对其观赏和收藏,平台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,目前用户也无法在平台上线自己的NFT作品。同样的,用户对支付宝付款码皮肤也只能观赏和收藏,无法将其转赠和二次交易。

在国内NFT发展尚不成熟的背景下,大厂的谨慎显然为了不让试水演变成投机客的炒作热潮。但文娱产业和科技企业的相继入局所透露出的信号同样明显:NFT,已是不可忽视的存在。

爆红了,然后呢

人们对NFT的态度分为两极:支持者们认为NFT不仅会影响版权保护方式,用更长远的眼光看,NFT将使“元宇宙”概念成为现实;但反对者却觉得,NFT不过是一种投机的新方式。

两者都不无道理,NFT带来的影响本身就是多重的。

元宇宙指的是一个脱胎于现实世界,又与现实世界平行、相互影响,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。NFT则可以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基础设施,能够映射虚拟物品,成为元宇宙中原生资产的主要载体。

今年3月,由于游戏公司Roblox在IPO招股书中写到“Metaverse(元宇宙)正在实现”,之后的这半年里,游戏行业迎来元宇宙热潮。据财联社报道,2021年上半年,NFT类区块链游戏融资高达14亿美元,NFT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的日活跃用户数量高达25万。

玩家可在Axie Infinity游戏中交易Axie NFT

国内亦有相关项目收获资本关注。比如,今年1月,区块链NFT卡牌游戏研发商“西游记NFT”获得了蚂蚁集团、五色资本等多家机构的战略融资。西游记NFT是一款区块链NFT卡牌游戏,用户通过购买NFT盲盒,可以获得不同战力的卡牌英雄;通过升级、添加装备、组合等方式提升卡牌战力。NFT卡牌放置到矿池中挖矿,可以获得治理代币XY。

一些与区块链毫不相关的参与者也在入局NFT游戏,8月4日,法国时尚巨头路易威登(Louis Vuitton)宣布推出自己的NFT手机游戏;7月,可口可乐发布了能在去中心化虚拟现实平台Decentraland上穿戴的NFT虚拟设备。

USDT发行商Tether的前联合创始人William Quigley在7月的一场采访中表示:“NFTs作为一种独特的娱乐形式,将与电影、音乐和视频游戏并存。所有不能吃的消费品都将成为NFT。

支持者把NFT作为信仰的一部分,但对NFT发展持谨慎、乃至负面态度的人也不在少数。

投机是NFT热潮中最显著的乱象。价格越炒越高的NFT,让越来越多的圈外人眼红,也不断吸引着新玩家急切入场。不少声音将NFT与前几年的“空气币滥发”进行类比,彼时,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对空气币审核不严,造成空气币大量涌现,交易所因而被质疑肆意“收割”项目方与投资者。

NFT会步入空气币的后尘吗?目前还没有答案。尽管不少名人力挺NFT,但质疑NFT的声浪之大难以忽视。

Coinbase的创始人Fred Ehrsam早前表示:“90%被制作出来的NFT,可能在未来的3到5年里失去价值,几乎一文不值。这与90年代后期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的情况是一样的。”而早前作品被拍出高价的艺术家Beeple,也在接受CNN《First Move》时表示NFT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是 “疯狂”的。

莱特币创始人Charlie Lee也认为仅有少数的NFT具有极高价值,例如毕加索这样的知名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,但是,“由于创建NFT的成本几乎为零,假如艺术家为了获利而蜂拥进入这一领域,那么市场就会被这种狂热所淹没,供应将压倒需求,价格最终将崩溃。”

监管是NFT可能面临的另一压力。国内大厂推行NFT时的谨慎态度反映了其对合规的重视。阿里巴巴、腾讯一再强调其在NFT领域布局的范围和界限。

针对外界对NFT是否相当于发行代币的误解,蚂蚁链曾明确表示:NFT不是虚拟币。“NFT是解决数字艺术品确权的一种有效和可靠的技术手段,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分拆性,不具有等价交换物的特征,和比特币等虚拟币有着本质区别。”

在腾讯研究院举办的线上圆桌论坛上,腾讯云区块链产品总监秦青也表示,NFT在联盟链上发行可以做到真正地去掉货币的属性,“我们推断联盟链发行的NFT是可以合规的发出来的。”

NFT是复杂的,其虽是更好的版权保护方式,却也存在潜在的炒作属性,在国内发展的道路中面临监管也不可避免。如何能够让NFT的发展扬长避短,所有中国参与者都需要探索NFT合适的发展路径。

免责声明:上述内容仅代表发帖人个人观点,不构成本平台的任何投资建议。

若有收获,就赏个赞吧

0人赞
暂无评论
深响
全球视野,价值视角。
901
帖子
0
关注
7
粉丝
关注
私信
扫码关注猎星笔记
  • 宏观分析
  • 洞察行业
  • 复盘笔记
  • 干货分享
关注猎星笔记(ID:liexing_com),和10000+美港股职业投资者一起成长!